隺鸟

互相投喂不好吗QAQ!好饿啊!
永远和世界站逆cp.jpg
暂时淡es和fgo 我回布袋戏了!

我的沙雕社团[1]

  ☆中秋贺文,ooc属于我,降智打击也属于我,请教我怎么写沙雕文(……),沙雕就是糖。he。
    ☆不多的cp倾向不打tag,防雷在此bl向,赤贝,罗黄(倾向几近于无),出场祸风行,弁袭君,黄泉,三贝,地冥(说实话人物时间跨度是不是有点大xx)
    ☆我好喜欢霹雳沙雕文哦(……)


chapter1

  恐怖爱好者协会今年也其乐融融的举办了迎新聚会。

  弁袭君入学之前就听说过此协会大名,苦境大学搞事团伙领头羊之一,深谙优雅作死之道,每个成员都马甲甚多,变个妆就能让大家瞎了似得认不得人——更重要的是,此协会情侣多。

  在谈恋爱就离退学不远的苦境大学,简直就是朵恐怖级旷世奇葩。

  "我们的口号就是搞事,作死,谈恋爱。"眯眯眼副会长也不知睁眼没,慢慢悠悠的向新生传销:"单身一时爽,四年火葬场。苦境唯吾会,入会保对象。"

  "……火葬场?"

  "信我,你不会想体会四年如遭火焚。"眯眯眼诱拐道:"况且大学生主要任务是吃饭,睡觉,谈恋爱。不谈恋爱岂不是……"

  "不谈恋爱的话?"

  "好心告诉你,猪等于吃饭睡觉。"

  "……"

  "我们恐怖爱好者协会一向保护狗的权益,眼中不存单身狗。我们都当他们是猪。"副会长勾唇,冷冽一笑。

  "入会还有全方位恋爱专家护航,助你追得心上人,现价只要998,童叟无欺。"眯眯眼投给弁袭君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(?):"军训的时候,我们都看着呢,就等着撮合你和……呢。"

  弁袭君想了想军训场上的小哥哥

  毅然决然的填了报名表。

chapter2


  恐怖爱好者协会并不像一个邪教。

  因为它就是一个邪教。

  弁袭君穿着萌萌哒貔貅小拖鞋,抱头蹲防在角落,看着群魔乱舞的前辈们不知所措。

  "追人嘛,只要你足够美丽,哪里还怕追不上人?"会长赑风隼从人群里退出来,拍拍小萌新孔雀的肩膀,语重心长:"小孔雀,来,会长给你打扮打扮。"

  孔雀看了看姿容绝艳的赑风隼,满怀希望的应允。

  "化妆前,我爱人经常和我吵架。"赑风隼忧郁的在孔雀脸上涂涂抹抹:"天天追着我吵架那种,真的特别恐怖。"

  孔雀心想:听起来怎么怪怪的。

  "但是妆后就不一样了,他对我好了许多,再也没有步步紧逼的紧迫,我也能有自己的空间了。"赑风隼在弁袭君眉间落下最后一笔,志得意满的宣告作品完成。

  镜中的弁袭君样貌普通,丢在人群里都没人认得出来这是黑罪孔雀。

  孔雀:"……"

  "如何伪装成普通人的妆容是迈向幸福的第一步,赤命没认出妆后的我令我欣喜非常,毕竟痴汉什么的……"

  可是,祸风行又不痴汉我。

  孔雀悲愤的丢给赑风隼一个诉控眼神。

  "咳咳,可别这样看我。"赑风隼潇洒的甩一下艳红水袖,绸缎拂过孔雀面庞,遮挡了光怪陆离,歌舞升平:"以平凡的面容重新相识,不为外貌所动,才是我要教你的,真爱第一步。"

  孔雀觉得很有道理,孔雀心想不愧是会长啊,乖乖听话走向祸风行的所在。

  赑风隼擦掉额上滑落的一滴冷汗,长吁一口气。

  小萌新可真好骗啊!

  会长接过副会长递过来的酒,如是感慨。

chapter3

  祸风行加入了国旗团,听说只要祸风行在,国旗就能飞得特别带感,磕了药一样的飒飒舞动。

  今天的祸风行也还是那么帅,弁袭君身着黑色燕尾服,手持餐碟,禁欲端庄的潜伏在祸风行身侧,以侍应生的身份默默赞赏。

  "画眉,还是不能告诉我答案吗?"祸风行的眉眼自带一股忧郁,问话的时候,仿若深情款款:"我知道这对你同样重要,可我终究……焦虑中,仍有一丝畏惧。"

  画眉点了两杯咖啡,犹豫斟酌着回答:" 我父母已经没有意见了,但是我果然还需要思考几天。"

  画眉紧张的摩挲咖啡杯边缘:"你说的"爱",真的没有骗我吗?"

  "深思熟虑,我祸风行必为每一个选择负责。"

  等等,小妹和祸风行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。

  "那…我就信你吧。"画眉两颊微粉,笑起来显得格外娇羞。

  是我特地给小妹选的粉底。

  祸风行瞥了眼手机,起身,同侍应生擦肩而过:"国旗团有事,我先走了,中秋能再聚一次吗?"

  他们还要再聚一次??

  "当然,我很乐意和你一起挑选国庆礼物。"画眉狡黠的眨眨眼,也起身,向祸风行走去。

  什么礼物???

  弁袭君一脸木然的坐下,闻着咖啡,觉着苦得不行。

  心脏一阵阵钝痛与酸涩,委屈又疼痛,刀绞似得,却又说不出来,却也不能说出来。

  那是最好的祸风行,和最好的小妹啊。

  "真真是……如遭火焚。"

  遥远的彼方,冥冥之神打了个喷嚏。

chapter4

  孔雀回社团之后和一根霜打的茄子一样,面容憔悴得不忍直视。

  拥有伙伴爱的大家批判了一番赑风隼,坚决表示我们热爱吃瓜,我们小萌新的瓜就更爱吃了,绝不是幸灾乐祸=),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魔鬼。

  正值聚众快乐吃瓜,一个人站了起来。

  能hold住橘色头发,炸毛发丝,烟熏等诡异设定,还能活得艳冠四方,传销遍天下的冥冥之神,星宿劫直指孔雀。

  "眩者能够帮你。"永夜制杖,绮丽的咬唇妆令孔雀微微心动。

  沉溺在地冥的唇妆诱拐之下,完美忽视掉众人传递过来的同情之情,孔雀咽了一口唾沫。

  "……我相信你。"

  "只要相信冥冥之神,冥冥之中,自会眷顾。"永夜优雅的为孔雀的唇妆收笔,不忘传销:"现在,去找他吧。"


chapter5


  为防止再被"如遭火焚"一次,孔雀机智的堵在祸风行回宿舍的道路上。

  永夜暗中施为,把除了两人以外的人全部转移,还替两人连加好几层滤镜,造了几棵飘花的树,悄悄隐身在一旁。

  顺手给吃瓜好友们套了一层隐身滤镜。

  "祸风行,久见了。"孔雀站在花树下,甚至忽略掉祸风行,忧郁而严肃的思考一个问题。

  地冥造花对花粉症会不会有影响呢。

  祸风行是个花粉症毕竟是只有自己知道的事。

  毕竟那家伙用风把所有花粉都卷散开了,除了唯一一次,接受了自己送的玫瑰花。

  而后祸风行住院去了,别说诉衷肠。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,"告白"就仓皇结束了。

  "……弁袭君。"祸风行神色复杂,似有千言万语。

  "祸风行,有什么都直说吧。"无论是当初花粉事件,或者你与小妹之事。

  "最近注意休息。"祸风行说。

  "……?"

  "黑眼圈深重,脸颊发白,发丝也略毛糙,偏偏唇色艳红。"祸风行痛心疾首:"弁袭君,莫要熬夜了。"

  "???"孔雀面部一片空白。

  看着孔雀的怔愣模样,祸风行似有不忍,犹豫片刻后开口道:

  "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暂时将我借给你。"

  杜舞雩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,说做就做。

  他一脚踏入花树下,两人身形瞬间交叠。弁袭君靠在祸风行的肩膀上,祸风行靠在花树腕上,花瓣飒飒飘落,掀起一枕春梦。

  "莫再要我担心了。"

chapter6

  孔雀回社团之后一直在冒粉色桃花,据说是永夜有感而发,给孔雀特地加的特效。

  听说杜舞雩的忧郁脸也配了粉色桃花,还带很多绿叶甚至小青虫那种,看起来特别喜感。

  冥冥之神☆哼哼怪发出"哼!"的一声后扬长而去,一脚把瑟斯踹了出来。

  瑟斯大骗子温温柔柔的解释道:"无神论不是故意的,大概是杜舞雩对他所画妆容之词过赞,令冥冥深感欢喜。"

  弁袭君并不相信地冥了,他冲瑟斯摇摇头:"能否不要再捉弄于祸风行?他和我的小妹才是——"

  突然卡壳,如鲠在噎。

  瑟斯沉吟一声,抬手响指解开术法。遥遥向副会长招手:"泉兔,快来帮帮忙。"

  整天没睡醒的黄泉给了瑟斯脊背一拳头:"需要我教你说人话吗?"

  "嗳~莫要暴力,好友可否将弁袭君化妆成画眉?"

  黄泉上下打量几眼孔雀身形,挑眉自傲:"你的幻术加上我的技艺,面前这个人可以就是画眉。"

  "这样就好。"瑟斯把玩自己的小辫子,有心替永夜小小报复。

  "眩者这就派无人榜去把画眉抓回来,明日的中秋之约,你可不要让眩者失望啊。"

chapter7

  黑罪孔雀弁袭君,早该知晓这破社团的尿性才是。

  "画眉,你说买什么会比较好?"祸风行的话语将孔雀版画眉从回忆拉回现实,反射性接口:"貔貅棉鞋。"

  ……等等,我刚刚说了什么?

  祸风行要给小妹买礼物!怎么可以是这种蠢物!应当是金银珠宝……!

  "嗯,我也察觉了他喜好貔貅棉鞋。"祸风行目光柔和的站在橱窗前,里面蠢萌的棉鞋傻兮兮的对着两人:"这一点上他一直十分可爱。"

  "令我欢喜。"

  孔雀瞳孔一缩,恋爱减的智猛然回笼,小心翼翼的将喜极咽下,又蓦然患得患失起来。

  不一定,不一定指自己,我需要……再试探一下。

  "祸风行,你打算什么时候向他明说?"故作不在意的提问,模棱两可的问答,弁袭君紧盯着挑选貔貅的祸风行。

  "即使是现在,我依旧有一丝畏惧。"祸风行顿了顿,自嘲到:"先取得你与令尊的赞同,再追求弁袭君。一是为了让他和我在一起而无后顾之忧。这都是大话。"

  "真实的情况是我胆小,如果当年是我理解错了呢?"

  "那朵玫瑰,真如我所愿,是他的心意吗?"

  是啊!就是啊!

  我喜欢你啊!

  内心狂叫千万遍,但弁袭君是谁,孔雀大写一个从心,偏偏说不出口。

  "我看不清他人,看不见自我,唯独认得到一个弁袭君。我的挚友从以前开始就很安静,从好久好久以前,就对我一直小心翼翼,生怕我离开似得。真可笑,朋友之间何须如此?我时常这样想。"祸风行缓缓道出:"直到某一天,我也生怕他离开我的那时,方才明白。"

  "我亦不知从何时喜欢上孔雀,许是潜移默化,他已是我生命的不可或缺。但我能后知后觉且狂妄自大的笃信一件事。"

  "如果他真的喜欢我,那该是从多久以前就开始的喜欢。又该是将他自己放至何等卑微的……爱?"

  祸风行转身,浅色的瞳孔仿若苍青天穹,孔雀在那片天海里看见弁袭君,而非画眉。

  "弁袭君总喜欢对祸风行让步。"

  "但既然弁袭君害怕得退后,就只能祸风行向前。"祸风行将礼品盒托到孔雀身前,柔声化云雾,满浸孔雀心:

  "我想做你的恋人,弁袭君。"

  你既卑微入尘土,我则拾灰藏心房。

  
 

chapter8

  

  "瑟斯真的是个大屁眼子,不知道小孔雀在一剑风徽面前突然恢复原身有多尴尬。"坑萌新一号三贝先生被拒绝进入瑟斯直播间。

  黄泉一脸黑的吃完瓜出来,碎碎念着:"狗粮………烧……焚……"

  "黄泉,结局怎么样!"

  "磨磨唧唧,烦死个人。"

  "……嗯,毕竟在你看来大部分恋爱都磨磨唧唧呢……"

  "啧,算是成了。"黄泉不耐烦的回答,金灿灿的手机响起一阵欢快的铃声。

  "拔牙拔牙拔萝卜~"

  "把到一个~"

  "咔擦。"

  "学生会的杂碎要来了,三贝,叫地冥做好准备,我去告知那群被迫恋爱降智的会员。"

  "收到,黄泉,一路小心。"

  后记:

 其实个人不大喜欢磨磨唧唧的感情xx
    但是总觉得毕竟孔雀是那种直到死才敢说出心里话的人……
    然后杜舞雩又是黄金直男(……)
    直球概率挺小
    说起来大纲又凉了呢,本来想看直男风(……)
    写完后刚好看见梦梦被虐我靠还放挚情岁月(。)当时就不想改文细节也不想写文只想哭了(……)